規劃 設計 制造 施工
一 站 式 服 務(wù) 提 供 商

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屋創(chuàng )意設計:UA城的“活”建筑

2013年2月7日

當臺風(fēng)海嘯襲來(lái),未來(lái)城市怎么“活”?2013年2月2日,由《城市建筑》雜志社主辦、UA國際主協(xié)辦、CCDI悉地國際和哈工大協(xié)辦的建筑業(yè)界最具想象力的“2012年度UA創(chuàng )作獎?概念設計國際競賽”落下帷幕,武漢理工大學(xué)學(xué)子的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屋(又稱(chēng)住人集裝箱)式建筑設計創(chuàng )意從全國500多份作品中脫穎而出,獲得佳作獎。

據了解,這項概念設計競賽每年都會(huì )定下一個(gè)主題,請全國建筑精英設計未來(lái)城。今年的主題是“面對自然災害的技術(shù)應用及拓展”,設計者要考慮到平常建筑非常時(shí)期的安全需求,“以設計拯救設計”。

人類(lèi)在與自然不斷抗爭、妥協(xié)、對話(huà)中,與之共生。技術(shù)的進(jìn)步讓人類(lèi)告別穴生巢居,但面對自然災害,縱然鋼筋、混凝土叢生如銅墻鐵壁般的城市森林,也有危如累卵之憂(yōu)。人有趨利避害的本能,建筑與城市的“本能”是人所賦予的庇護安全、便利生活、形成社會(huì )等功能——庇護所是其最重要的本體功能。囿于當前既定的設計框架與技術(shù)措施,被動(dòng)設計并不足以使傷亡免于突發(fā)性的事件和災難。在加固維穩之外,我們需要活性的、有機的另一重甚至多重的保障。這樣的保障不是規范式的金科玉律、不是缺乏普及性的個(gè)案特例,而是基于平常建筑非常時(shí)期的安全需求,災害發(fā)生之時(shí)為尋常之人提供庇護。技術(shù),以及對于技術(shù)發(fā)展的想象力,不僅僅能夠賦建筑以“生命”,更可賦之以“魂靈”。所以本屆競賽以“UA城的‘活’建筑”為題,希望參賽者針對頻發(fā)的自然災害,著(zhù)力探尋技術(shù)發(fā)展的可能,使城市和建筑具有對于災害的“適應”能力,為人的生命提供庇護。

武漢理工大學(xué)土木工程與建筑專(zhuān)業(yè)2009級學(xué)子李瑩韓和楊琪設計了應對臺風(fēng)海嘯的未來(lái)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屋式建筑。該設計源于日本“2011?3?11”大地震后引發(fā)的大海嘯,包括汽車(chē)、集裝箱和生活用品都被海浪卷走。在未來(lái),隨著(zhù)全球氣候變暖、海平面上升,原本建于海邊的建筑可能被海水淹沒(méi),電影《日本沉沒(méi)》里的景象或許不僅在島國上演。學(xué)子們的設計定位于類(lèi)似日本宮城縣這樣的易遭受海嘯的港口型城市。他們設想災難發(fā)生時(shí),建筑本身就能提供救生裝置。日本大地震時(shí)漂浮在海面上的集裝箱讓他們眼前一亮,這不挺像救生筏嗎?

指導教師、武漢理工大學(xué)建筑系教授李浩介紹,平靜生活時(shí),這些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屋就是建筑的一部分。在空中看,它們就像一個(gè)個(gè)抽屜,人們居住其間。它們的底部都設置軌道裝置,通過(guò)傳動(dòng)軸的轉動(dòng)使得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屋能在樓房里移動(dòng)。如果想曬太陽(yáng),人們推出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屋,就是一個(gè)陽(yáng)臺。而臺風(fēng)來(lái)臨前,智能體系一接收到預警,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屋就自動(dòng)縮入,整棟建筑“縮”成一個(gè)穩定的筒體。海嘯發(fā)生時(shí),被大浪推倒的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屋都設有GPS系統,形成漂浮的救生裝置。

UA城的“活”建筑,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,住人集裝箱房屋 UA城的“活”建筑,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,住人集裝箱房屋

相關(guān)新聞:

查看更多集裝箱房屋|集裝箱活動(dòng)房|住人集裝箱|集裝箱住宅|集裝箱建筑|二手集裝箱設計創(chuàng )意